AcePlus

在最后的最后,想起了这样的事。

 

【短】思春期的钢铁处男【甘党】

【题目是从一部叫 思春期的钢铁处女 的第八字母漫里来的w】
【因为是和平时完全不同的内容所以ooc来一打】
【是…肉渣。大概。已交往设定】




“明明还是春天而已…就已经那么热了啊…”

“…嗯。”

“天月君你怎么不搭理我…”
“…嗯…”

“天月君你不理我…我就去做今天的晚饭了…!!我做饭哦!”

“…嗯。”

“…天月君你到底在做什么啦…!”

对于一个话唠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自己想一吐为快的时候无人理睬。正因如此歌词太郎才会喜欢和天月这样永远愿意倾听的人呆在一起__然而并不包括现在。

“…啊啊啊抱歉,有什么事吗歌词太郎桑?”

“…还是叫我歌词太郎桑吗”

“…抱歉我忘了…嗯!歌词太郎!有事吗?”

“…你在干什么。”歌词太郎一贯的傻笑脸已经因为天月之前的冷淡消失殆尽,让天月不由得在心里唱起了吉原悲歌(x)

“我…我在和mafu君…讨论合唱曲的事情…”

“哦…天月君要和mafu君…合唱?”歌词太郎微笑。

“…嗯…那个!下次就和歌词太郎桑合唱…!!好吗?!”

“…”

“歌词太郎桑…?!”

下一秒天月左手手腕已经被歌词太郎抓住,光滑敏感的手腕上传来湿滑的触感,又夹杂着略带尖利的急促啃咬,泄愤似的。

“歌词太郎桑…你到底干什么啊突然…!”

“天月君…”歌词太郎粘稠的呼吸间吐出的字眼有些含糊,“…这可是春天了,虽然很热。”

“…干啥啦!!那个…我要生气了啊歌词太郎桑…!?”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x)地,歌词太郎更靠近天月些,手腕上踌躇的嘴唇也转移向天月的唇,在下雨前闷热的空气里两人的衣衫都黏上了一层薄汗。

“歌…歌词太郎桑…”

从吻的间隙里传来的天月软糯的声音里能听出来他已经不生气了。不过打一开始应该就没有生气吧。

“天月君…可以吗…?”

“嗯…都已经这样了…伊东…工口太郎…”

“天月君…裤子…”

可怜伊东工口太郎的人格觉醒了,伊东纯情太郎的皮带还紧咬着牛仔裤不放。天月一边想着歌词太郎这人真的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吗一边无奈地伸手去解。

“喂…歌词太郎桑…你的皮带好紧”

“…诶…?”

“…我解不开啊”



【end。(w】
【只会搞笑向抱歉。】
评论
热度(24)
 

© AcePl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