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Plus

在最后的最后,想起了这样的事。

 

【长】Owari…?【终焉书签paro】

【虽说写了“长”文这种令人生疑的字眼但还是有很大可能坑】

【cp会很多等涉及到了再说吧。这次只有狐狸一个人还ooc(。】

【看了原作但还是没太明白所以如果设定有错。。。(。】

【看过原作最好不过我会努力让没看原作的也看懂。大概。】

【那么可以的话▼】


Owari…?

ep.00

——这是说书人自己,也陷入“故事”中的故事——

【——又是这种老掉牙的故事吗。】

 

  Suzumu把电脑合上。工作顺利,小说预定要写完的部分也已经结束了,完全放松地伸了个懒腰。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在赶的这部《终焉之栞》虽是有各种不科学要素和怪谈的推理小说,但从人设到剧情构思都意外的顺畅,使他不由得萌生了“今晚不如出去玩玩”之类的想法,不过因为没什么交心的朋友于是变成了“还是洗洗早点睡吧”。

  “…也是啊。基本上过着公司和公寓两点一线生活的独身男子,到底要上哪里去交朋友。”

说起来,唯一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还是在网上因为二次元的各种事情认识的150P桑,也是对方提议构思终焉的世界观,写着终焉系列的V家曲。

怀着“我是不是快要变成所谓死宅了啊是啊是啊要是我没在工作不就是那样了吗但但但那是因为工作啊工作太忙了另外还要写小说我攒够了钱都没时间去旅游啊再说我一个人去不是很没意思嘛果然踏入社会以后就没法像学生时代一样毫无牵挂地交朋友了啊虽然我的学生时代好像也没什么…”等等一系列人生体悟,suzumu还是决定洗洗睡了。

  可是——

“我…学生时代…没有吗…?”

  “真的没有吗,朋友。”

  明明也不算很久以前的事情,但是学生时代的事情…开学…学园祭…运动会…好像和老师关系还可以…

  不不不,这都是每个人16至18岁生活的基本模板吧。

  为什么对于自己,对于自己的同学的印象那么模糊呢。明明记忆力已经达到了能写出长篇小说的程度——

  【您有一封新邮件】

  时间是2012年7月6日晚上9点36分。发信人竟然不是某某网络杂志(广告)某某生活周刊(广告)某某公司(广告)。

  不认识的发件人。

  莫名其妙的内容。

  【梦的终结制作者:suzumu】

  不…并不完全是莫名其妙。这正是自己小说中出现过的内容,一个都市怪谈。

  是有读者在随便乱发结果正好撞见自己了吗…这样的巧合…?

  “喂喂喂这位读者你今天应该去买彩票啦…不如我再注册个马甲调戏一下这位朋友嘻嘻嘻…”

  但这样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

  仔细看了一眼发信时间,Suzumu倒吸一口凉气。

  “可是…今天是2015年7月6日…啊。”

 

【-犯行声明-】

终为游戏规则

游戏开始条件为参加者中须有一位背叛者「狐狸」,结束游戏则须注意以下条件,以迎接终焉。

·为迎接游戏终焉,须杀死「狐狸」。

·若未能找出「狐狸」,其他参加者须处以死刑。

·游戏中必须寻找「狐狸」,同时遵从钱仙指示。

·钱仙的指示将随信送达。

·须于一星期内完成钱仙指示。

·不遵从指示者须处以死刑。

·放弃完成指示者须处以死刑。

·指示内容若为外人所知,知者须处以死刑。

·游戏须迎接终焉方可结束,不可中途放弃。

 

【——那么,愉快的终焉游戏正式开始。】

在熟悉的新闻播报声中,电脑前的男子倒了下去。

在他身边,赫然躺着一本黑色封面,夹着黑猫书签的书——

 

【不要做出违背梦境的事情啊…】


=====================

可能会坑会坑会坑。不负责任写手注意报(。】

【以及原作还蛮好玩的真的这是安利快吃!!】

【下次就开始有唱见出场了不过会死(等等)】

【诈尸完毕。有人看到这里的话谢谢!!!】

评论(14)
热度(14)
 

© AcePlus | Powered by LOFTER